山可

恰如蔚蓝分明,你的犹豫也消失了。

去年圣诞腾空的烟花

刚好一场大雪也落下

摊开寂寞手掌

捧着冻得通红我滚烫的脸颊

想起一辈子那句话

转眼又是北京的炎夏

什刹海又开满了荷花

越过了旧砖墙

那排法国梧桐多繁茂的枝桠

听到一曲G大调巴哈

四季风景在我的窗前悬挂

人海涨落在我的心里变化

流转的时光

褪色的过往

岁月有着不动声色的力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G大调的悲伤》

我还记得那个夏天快要过去的温度,什刹海开败了一池荷花,步行走过地下道,还记得背包的重量,杆箱在手心摩擦出灼热,人海擦肩的浮沉,第一次独自远处的害怕,无助,迷茫。
十八岁以来最疯狂的事,最疯狂的样子,全是他。
即使很久以后不再爱,我想我也再忘不掉了。

评论

© 山可 | Powered by LOFTER